在各大高校陸續開學之際,南京棲霞公安分局民警在仙林大學城安排了一次測試,一名民警駕駛邁騰轎車,以找不到路為由搭訕女大學生。結果,被搭訕的5名女生中,4人上了陌生人的車。
  上次有記者做類似的測試,開的是一輛豪車,邀請了7個,結果有5個女孩子答應上車,這次開的是邁騰,似乎擺脫了拜金的嫌疑,但問題好像愈加嚴重,一輛邁騰就能搞定的事,這裡面得潛伏了多少危機啊。
  警察急了,忙不迭地開始佈置安全教育的工作。
  大學生的單純確實是個問題,每天接受的都是陽光雨露式的教育,走出校園難免以為每個人都是有良知、守法律、有底線的,其實,這個社會上遵紀守法的人很多,沒有底線殘暴冷血的人也絕非個別。這個教育的漏洞得補上。前段時間轟動全國的幾起大學生失蹤案,多多少少都與少女本人的安全意識不足有關。警察這樣做,當然是有意義的。
  問題是,大學生學精明瞭,知道如何防範如何辨別了,那高中生怎麼辦?高中生的問題解決了,初中生怎麼辦?不可能每個人一齣生就像個叢林獵手一樣充滿警惕。這不符合自然規律。教育再細緻再周到也不可能教會一個孩子像成人一樣思考問題。
  測試女生這種事,當作工作的一種補充,查找一下漏洞,很有幫助,但千萬別搞錯了狀況。女生單純、涉世未深,對人性複雜多變缺乏深刻的理解是正常的事,但老是被犯罪分子盯上,就不是正常的事了。有些責任得社會來背,證明別人愚蠢並不能得出自己精明的結論。安全的時候就說法網恢恢疏而不漏,出了事怪別人太幼稚、太天真、輕信盲從,沒有這樣寒磣人的。
  我們每天都在與陌生人打交道,黑車是陌生人,出租車其實也是,黑車常常出事,出租車也沒少出過事。普通人無法準確地評估這背後的風險。陌生人幫我們管教孩子,陌生人管理著社會,陌生人圍繞在我們周圍,我們無法逃開陌生人,所以,把陌生人塑造成一個可怕的形象,築一道銅牆鐵壁並不能解決問題。不能因為一兩個陌生人把所有的陌生人都否認了,就都要遠離、拒絕,那個時候我們將舉步維艱。
  沒必要污名化陌生人,重點仍然還在怎麼營造一個安全的社會上。陌生人身上體現出來的安全指數就是社會的安全指數。很多時候,並不是錯估了人性,而是錯估了安全。在上車的那一刻,我想不管什麼人,不管看到的是什麼車,都有猶豫躊躇的那一剎那,可最後她們選擇了相信,很大程度上是基於對社會安全感的判斷。她們相信,社會能給犯罪份子足夠的威懾,她們也相信哪怕真出了什麼事,一樣能得到及時的幫助。
  比如,在多起少女失蹤案例中,有的警方的反應速度讓人無法接受,非得過那麼長時間才能出警嗎?就不能客觀調查一下實際情況,用專業一點的精神來分析一下線索,再來決定該不該出警?在出警時間上靈活一點,而不是死守失蹤多少小時的所謂標準,這一定會導致一些人對警力的濫用,但這並不是沒有辦法解決的。可是,解救一條人命的機會也許就永遠失去了。
  (原標題:開車測試女生,不能說明的問題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di13diwjgo 的頭像
di13diwjgo

Sunshine

di13diwjg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